首页 > > 本命

本命

我相信世界上有些事情是命中注定的,虽然我知道这只是给自己的不幸找的一个小小的借口.1999,这个穷困潦倒的父亲刚开始外出打拼的日子,我第一次见到了手机这个当时看起来很梦幻的东西.NOKIA,如同按摩棒一般硕大,短信甚至不能输入中文,玩着第一次见到的贪食蛇,我怎么也没想到我居然能鬼使神差的用刀子划烂了它的SIM卡.虽然不知道当时的损失究竟有多少,父亲也始终似乎是故意的给我留下了"这是一笔巨款"的印象,这就是我和移动通讯不怎么光彩的第一次邂逅.

2004年我有了第一台手机,三星充满女性娇柔的不知道什么玩意,父亲将它当压岁钱给了我,虽然那时手机这玩意对我没有一点用处.想想那还是充满青春的日子,V和我一起去买了卡,尾号是和V家的电话号码一样的数字,当时我真的为此感到无比幸福.在春天还没有过去,夏日还没有到来的时候,我和V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逛荡,我的手机上还穿着充满违和感的绒球.然后,它不见了.

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虽然知道这玩意不便宜,想着各种各样回家开脱的借口,其实我一点也不在意,毕竟那时候有更多的东西把我的内心填满,令我感到遗憾的只是那个做工很粗糙的小绒球罢了.这样年轻的过了两年,无数东西都物是人非,我来到高中过起了昏昏沉沉的日子.虽然现在想起,那时候或许是我高中以来成绩最好的时光,但父母还是不满意,加上其他各种各样的原因,我被赶到学校去了.在过了不知道多久信息生活的当时,我意识到,或许我真的需要一个手机了.

就在为这碴儿烦恼的时候,一次和父母在中山路一个很糟糕的地方聚餐的时候,我遇到了或许是这辈子仅有的一次意外之财,现在想想,上一次和父母一起吃饭似乎也已经是很遥远的过去的事情了.NEC,全触摸屏,我怎么也没料到这个看起来很牛逼的这玩意居然只值300块钱.它的主人是一个女人,至少我猜那是一个女人,灰头土脸,因为手机里有她和一个穿的很俗气似乎是她儿子的婴儿的合影.我拿着它,从开始吃饭到第二天都没有关过机,但空空如也的它没有一点动静,仿佛被抛弃了一般,直到父亲取出电池将它带走,虽然我并不觉得罪恶也不感到遗憾.

SE k750c,虽然那个中国移动的logo看起来很碍眼,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我第一次自己挑选的东西让我挺满意,以致我甚至想把它拿出来对别人炫耀,瞧这镜头,瞧这小灯,咔嚓!无法否认它陪我度过了一段还算不错的时光,甚至高一那个暑假,我还用它来说不少恥ずかしい甚至有点恶心的话.在天气渐渐寒冷下去,那些只燃烧过短短一段时间的高中时代的青春也慢慢熄灭的时候,k750随着我的回忆一起丢在了开往学校宿舍的士上.

对当时的我来说,手机或许已经是一个不可或缺的东西了,即使已经有了PSP,我还是更习惯于在上课的时候把手机拿出来摆弄,看着手机QQ上熟悉的名字,无话可说却又无聊的一此又一次刷新每个人的资料.然后宿舍的老大肛boy桑把他的手机借给了我,虽然他甚至没有一张SIM卡.跑到中山路补卡,排了近一个小时的队后拿出moto的这么个大砖头,又是全触摸,在一切手续就绪后发现自己居然往了带钱.那时是我离家的日子,寄生在sakura家虽然过的不错却多少有些不自在,就在急急忙忙跑回家的时候凑巧被父亲撞见了.虽然没有对话,但几天之后奇迹般的,我拿到了3000rmb的巨款.

期末考过后,宿舍集体去网吧刷夜的那个日子,虽然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又一次的跑去中山路.小仙子,我在这里购置了除了PSP以外所有的游戏行当,还有我的新手机,花掉了几乎所有巨款的欧版SE k800i.

虽然打字很糟糕的反应速度让我很无奈,但不可否认这个拥有300w相素和货真价实的氙光灯以及很棒的手感的黑色玩意是我当时的骄傲.看起来很了不起的QVGA屏幕,甚至有3G的视频电话用摄相头,我将它揣在兜里,前所未有的小心.坐车的时候,上学的时候,甚至放学的时候,我牢牢的握住它,我已经对再一次失去重要的东西担心到了有些神经质的地步.它很安全,我想,我甚至没有摔过它,我会让它很安全.它在我手里,MSD插在手机里,它很安全.

一个大雨磅礴的下午,那是高二最糜烂的日子,印象中似乎很久没遇到过如此磅礴又缠绵的雨了.鸡大打球伤了脚,我跟他一起走到学校后门,他父亲开车来接他,虽然他家离学校只有不到3分钟的路程.我跟他道别,顶这雨走向遥远的车站,地上的积水至少有5厘米深,让我想起似乎是遥远的已经无法触摸的过去全身湿透淌过积水送V回家的日子.到了车站,看到熟悉的巴士的车顶,我摸索着,钱包不知去向了.

我的钱包似乎是有神明保护着一般.初二最风光的时候,V还盘算着,"我考我们段第一,你考你们段第一,我比你高",当然事实恰恰相反.我拿到了好一笔巨款,至少对当时的我而言.我们又一次在外面逛荡,那时候我的第一个手机是否还活着,我已经记不清了.我们一起吃饭,是很没情调的豪○来,在我起身准备付钱的时候,我发现我的钱包不见了.于是V付了钱,东西似乎也丢了不少.于是我们一路逛荡,终于在家边车站找到了这玩意,虽然里面就有照片不过还是磨蹭了好一会才把钱包弄回来,当然巨款是一分不剩了.虽然如此,毕竟留下了比巨款更重要的东西,我也没什么更多可抱怨的.后来一次一次的,虽然如此频繁的掉东西大概是我自己的不对,但至少对于钱包而言,我却从来没有丢失过最重要的东西,或许是放在里面的护身符保佑吧.

总之,还是那个大雨磅礴的下午,我的钱包不见了.雨很大,水很深,大概是忘在学校了吧,我想.我拿出手机,我心爱的k800i,准备打电话回家.那时候和家里的关系已不像之前那么糟糕,打个车到家再让母亲来付钱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虽然这样想着,"拿出手机"这么个动作,却怎么也做不出来.

因为手机不见了.

我发了疯似的,回想离开学校后的每一个细节.什么时候?在哪里?我飞奔回教室,不顾湿透的鞋子和飞溅的黄泥,我最后一节自习课还拿这它!到了班级,钱包在抽屉里,手机呢,手机呢!我拿来mr的手机拨那个我一辈子也没拨过几次却熟的不能再熟的号码,关机.被人偷走了?什么时候?在哪里?从口袋里掉出去了?掉哪了?我遇到了谁?被人捡走了吗?5厘米的雨水,浸在里面直接报废了吗?我几乎是第一次同时想这么多事情,排山倒海的不安让我几乎崩溃(当然这有点夸张,我之前还更青春过呢).我冲出去,在我曾经过的每一寸土地摸索,在不知道究竟有多深的雨水里搜寻,即使我心里清楚的知道,它已经永远离我而去了.

这次事故把我对手机仅存的一点信心击碎了,尤其不能拍照(或者你想说盗撮,虽然我还真没干过这事,不过我不否认我挺想)对我来说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以致在这之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我停掉了号码与手机绝缘.直到高三以后,我拿来了母亲的NOKIA 3100,当然并没有用几天我就换了她的另一台NOKIA 6030.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月或者更长更短,当我在抽屉里摸索手机而不着,而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号码无法接通的时候,我似乎已经习惯了失去,可以笑着面对自己如此的命运了.

虽然这是我不算太长也不短的移动通讯生涯中最鬼使神差的一件事故,最后我还是又拿来了母亲的3100,这个因最坚固的手机而闻名于世的NOKIA的产品.在一次上课,它第一次从我的口袋里滑了出来,落差不到一米,摔的粉碎.

我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来形容这样的事件,以至几乎没有人相信我"不到一米摔烂了3100"的话.小超的3100已经用了好些时候,曾经信誓旦旦的承诺要送个新的外壳给我,虽然到现在依然没有消息不过我还是谢谢她的好意.几个月,我拿着四分五裂的3100苟延残喘,直到前不久的寒假遇到了久未谋面的辘轳.

辘轳是我小学的同学,初中时似乎很不光彩的逃离了命运的东渡后逃到了FLS,我也是因此认识了颜良,认识了北大.见面的时候,颜良已经考过SAT,辘轳也被保送到了广外,而似乎出乎意料的辘轳几乎成了一个同人女.我们唱了几次歌,吃了几次饭,辘轳说起要买新手机的事,看到我四分五裂的3100,好心的辘轳决定把自己那个PHILIPS Xenium 9@9e让渡给我.

虽然是个奇怪的名字,但对于用3100苟延残喘了好些日子的我来说,这么个已经用了两年的翻盖手机无疑是我的福音.我想起了我的第一个三星的翻盖以及当时充满青春的日子,辘轳对这东西很爱惜,除了边缘几道轻轻的划痕看起来就跟新的一样.辘轳是一个好人,在寒假见面到现在的日子里给了我无数的帮助,我无以为报.我可以不用再担心像3100四分五裂那般的拿出手机,虽然这手机并不太好用.传说中的待机之王PHILIPS,传说中的商务手机,我第一次觉得或许我的运气还不是那么坏.

今天又下起了雨.比起今年江南可怕的雪灾,厦门可谓风和日丽.当然现在作为一个努力学习的高三生,我已经没有闲暇对着这点雨伤感,回想曾经辛酸青涩的往事.到家以后,母亲问我,"我发的短信你收到没?"

"没有."我走进房间,拿出手机.翻盖上的OLED屏幕似乎在闪耀,我将手机打开,诧异于那异样的光芒.

显示屏沿中间分开,隔成几个区间,显示出奇怪的颜色,一道道仿佛老电影一般.我关掉机器,再打开,屏幕上出现了更亮丽的色泽.

PHILIPS Xenium 9@9e,没有外伤,我甚至没有摔过它.在为我服役半个月后,阵亡.

比起理性的思考,我更愿意用命运这样简单省事的办法解释我所遭遇的一切.这么说来,命运真是个方便的东西.为什么我还没被发卡就被甩了?为什么我的3800+是雷?为什么我买不到ZVM?为什么我总是那么倒霉?类似的事情我不想去思考,怨天尤人是失败者的行为,成功的人总是朝前看的,我这么想着.

我找出似乎已经被遗忘在角落很久的3100的残骸,改天还是去买瓶502把它粘起来吧…

——————–命运的分割线——————–

恩…4000多字,再多sb之goo又不让我发了.

这东西让我想起前两年在msn blog写的那个泡面,不过这个辛酸的多.毕竟都是真实toka.

拍了手机残骸的照片后把卡插进电脑马上就被auto.exe给日了,我真是受够了.虽然在2s之内就关了,也找不出什么别的破坏的痕迹,只是日期又不知不觉给改了,share 60g缓存全灭,很好很强大,很黄很暴力,很陈很冠希,很日很傻逼.

我知道说脏话是不好的.我是悲痛而愤怒的高三生,原谅我吧.

Advertisements
分类:
  1. 还没有评论。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