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2006年12月

happy new year 2007

2006/12/31 留下评论

RT.

分类:未分类

SONY ERICSSON k800c

2006/12/30 留下评论
昨日入手,黑色,欧版,3G.
CYBER-SHOT,新屏幕很漂亮,比750大了一圈,很有质感.
320W像素很赞,提升好像没有想像中的大.
闪光灯绝赞,可惜不能再拿来当手电.
字体漂亮了好多,中文也能看了.
大陆行3500+,最低3099,26**搞定.
so beauty so dammit,fuck my money.
操他*的M2卡,MSD有什么不好…
再次感谢肛boy的援助.
考完TMDJB试,
网吧刷夜中…
分类:未分类

the F.E.A.R. of X’mas

2006/12/24 留下评论

我来自乡下地方,知道这圣诞什么节已经是很大以后的事情了.小时候我是不穿袜子的,长大了也没有把袜子放在床边的喜好.如果哪天我穿袜子的时候因为袜子里放了东西而弄疼了脚,大概一点都不会高兴吧.

虽然似乎是有些应酬性质而来的花花绿绿的纸片,取悦别人却一直不是我的专长.虽然箱底还有封不知道猴年马月收到的略有分量的信封,里面的热情大概如就如不久前还在苟延残喘的夏日的余温一样,被寒流赶的烟消云散了吧.

听叶姐说草月众在msn聚了一晚上,觉得有点可惜.不过没有收到任何提示或邀请呢,借来的手机里也是空空如也.我已经宅掉了啊.通宵达旦的装完了FEAR的资料片,数G的补丁真是无比麻烦啊.这就是火星如我的废柴给自己准备的唯一的圣诞礼物吧.

于是在我苍白的Alma身边出现的是S君开怀的RANCE,这画面不免有点搞笑.宅能至此,也是天下众团员们的悲哀.ef也是从圣诞开始的故事呢,汉化的诸君,健斗哟.

FEAR也就这样完结了,"they all die".在RANCE的边上气氛确实有点不对劲,以后让S君自己慢慢体会Alma的故事吧(不过这丫拒绝了,理由是听不懂).EP对机器的要求似乎提高了呢,一路卡的不行,全效果都没开呢.硬盘嘎吱作响,画面断断续续,内存和显卡都不行呢,更别说那个大雷CPU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机器太烂的关系,这AI之低让人想吐血.MONOLITH的工程师们,你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

闪烁的黑暗和艺术般血的涂鸦,沉浸在黑暗中的人自然难以发现窗外天色的变化吧.看到最后的霞光时才发现,我的EVE已经消逝在黑暗中了,厦门是不会下雪的啊.

感谢S君和RANCE,感谢S君的家人与他们的饭菜和汤圆,感谢叶姐最后还能给我的一句祝福,感谢同居的废柴,感谢越发淡漠的忌恨,感谢父亲母亲感谢我所拥有的那一点点卑微的爱,感谢BB公主今年给我的那极短暂的过去的怀念,感谢Alma伴我在黑暗中度过了这个黑暗的圣诞节.

Do you know the true meaning of F.E.A.R.?耶稣想拯救人类,他是白痴吧.

自己对自己絮叨几句,圣诞快乐.

分类:未分类

牙缝.

2006/12/10 2 条评论

我天生牙长的不好,甚至在我的嘴里可以看到南十字星座.母说我是自作自受.实际上,母的家系里没有一人不是满口烂牙的.

这周4的中午,我在床上打发时间,就听到宿舍阳台的声响.同居的YZ君捡起我的杯子的时候说,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要塞牙缝.

事实就是这样,那天的午餐有一小块骨头卡在我的牙缝里,到第2天我才把它弄出来.肚子疼了一天,考试不说,球打的也很烂.最关键的是,我的手机丢了.

丢失是周3晚上的事情,总而言之我没有什么好埋怨的.周六没钱坐车,到处借钱,周日傻乎乎的跑去补卡,排了20多分钟,mzone的mm很热情的告诉我,请去一号窗口.我一看那只有一个人,好说,愣是等了半个小时.后面有好长的队伍,一看,呀,钱包不见了.

于是又傻乎乎的跑回家,冲进地下室,看着电梯的门关上.摔掉自己辛苦找来的撬锁工具,结果看到了最不愿意看到的车,然后见到了最不愿意见到的人.到邮电局充值e通卡,看到有移动的柜台,说是可以补卡.排了半天的队,大妈告诉我,请去移动营业厅.

结果我又傻乎乎的跑回去,先前那个温柔美丽的橙色mm已经不在,换来的是更长的队伍.我湿了.

于是乎,不知不觉间,我已经变成一个只会抱怨的人了.世间一切的不幸都是从小小的不幸累积起来的,我自认为天下比我悲惨的大有人在,虽然带着点盲目自信的我不过是个傻瓜而已.坐着12路车回家找钱包的时候就想,两年前的夏天我就在这车上没了600人民币,两年前的春天我就穿着这衣服丢了我的第一部手机,还有3年前的情人节只穿了一周就摔破的我最贵的裤子,不由得觉得好笑起来.看看周围,虽然天气还很热,圣诞已经快要到了呢.

其实比起莫名其妙的现在,去年那点小小的惊喜更让人觉得温暖吧.草月2周年就要到了,去年的活动不了了之,这次的看起来似乎盛大不少,却总觉得是个永远填不了的坑.跟草月众杀人杀到凌晨5点,然后就做起淫梦来,淫梦啊,我唯一可以见到你的地方.实感比捏脸还要强烈,我甚至还放了ef的op,说着"等叶姐的汉化吧".说起这个,出门的时候在车站广告牌上看到了长的很像叶姐的人呢…

说这听不懂的话,抱怨着没用的自己和糟糕的世界,似乎很久没有相见,即使看见了也无话可说吧.彼此说着莫名其妙的暗示,让人担心和不解的话语,你在哪里呢.

又一个周末被浪费掉了啊,我黑色的七天.感谢肛boy借我手机,不过这玩意输入文字真是累人啊…最后,希望认识我的人发短信给我并表明身份,我的联系人名单全挂了…

跟前同桌看了一周的nadesico,"现在为了那些无法忘却的日子活下去"吗,我迟早会被回忆杀死罢.

PS.终于买了牙签了…

分类:未分类